雪酒

混乱邪恶

【策瑜】七年室友是什么样的缘分呐06

太史慈坐在床上捏捏并不存在的赘肉,尽管孙策一再安慰他并不胖,但体重秤诚实地提醒着他自从谈了恋爱两个月长了9斤。孙策说:“这叫幸福肥。”


太史慈跪在被子上虔诚地向上天祈祷:“老天啊,把我的肥送给孙策吧!”


孙策愤怒地扒着太史慈的床给他一拳:“为什么不把你的幸福送给我?”拉拉扯扯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,孙策连人带围栏一起摔到地面,孙策躺在地上无声哀嚎,铁制的栏杆横在他的肚子上。


太史慈不记得自己怎么跳下床的,抓起栏杆往旁边一丢,摸了摸孙策后脑,没有血,赶紧转头去找手机。孙策喊道:“我能起来,就是头疼……”幸好太史慈人高马大,二话不说背起孙策冲出宿舍...

【策瑜】七年室友是什么样的缘分呐05

孙策开始忙着练车后,周瑜感到自己清闲起来。他觉得奇怪,平素和孙策在一起也不外乎上课、自习、吃饭,现在还是和孙策一起上课、自习、吃饭,怎么突然多出了那么多时间?这天下午没课,上午的课程结束孙策就急匆匆赶去驾校,把课本塞给周瑜请他带回寝室。吃饭的时间还早,周瑜带着课本绕路去食堂,经过一个教室时听到里面传出来《喀秋莎》的乐声,周瑜脚步一顿,长笛错了一个音。


门口什么标识都没有,周瑜放轻脚步走到虚掩的大门边,正好开着一道缝,往里可以看到几个演奏乐器的学生。看到满地的谱架,周瑜恍然这是校乐团的练习室。面对着门坐的正是吹长笛的男生,他抬起头看到鬼鬼祟祟的周瑜,问:“同学,有事吗?”...


【策瑜】七年室友是什么样的缘分呐04

回到宿舍的时候孙策就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,拿起来还没看仔细,就听见同样在桌上发现了异常的周瑜紧张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
甘宁从作业里抬起头:“驾校的登记表。吕范拿来的,说组团有优惠,咱们班大部分人都报了。驾照嘛,迟早用得上的。”甘宁话音未落,就又把耳机戴上,不忘提醒,“明天要交商法作业了,别怪兄弟没提醒你们啊。”


周瑜默不作声把登记表拧成一团丢进垃圾桶,把笔记本装进包里。孙策喊住他问:“你去哪?”


“找个自习室,写作业。”


“等我!”孙策赶紧抱上电脑追出去。


孙策在教学楼下的自动贩售机买了两瓶饮料,才和周瑜优...

【策瑜】七年室友是什么样的缘分呐03

一行人从KTV出来已经凌晨2点,因为KTV只营业到2点。实际上high过了最初的那两个小时,唱到后来大家都已经没力气再唱,软绵绵在沙发上躺成一片。冷场的时候太史慈踹踹周瑜的小腿,让他上去再唱两首,这么拖拖拉拉耗到了服务员来提醒马上要清场了。


地铁早就停了,夜班公交要等一个多小时。所幸因为在场的女生多,大家几乎都没怎么喝酒,几人就近在宾馆开了三个房间,太史慈和甘宁凑合凑合,四个女生两间房。另外有个本市的女生,家正好在孙策和周瑜回去的路线上,于是三人凑了辆车,先把女生送到小区门口,载着孙策和周瑜回家。


周瑜一上车就靠着孙策睡,孙策歪着脑袋也睡着了,直到司机师傅把...

【策瑜】七年室友是什么样的缘分呐02

不得不说太史慈的女朋友非常靠谱,太史慈只负责邀约,之后的时间、路线、联系人员几乎都是女朋友一手操办的。日程安排得非常满,周六下午剧本杀,结束后一起吃晚饭,晚上唱歌。考虑到学校和市区的距离,赶回来几乎是不可能了,周瑜怀疑这个安排别有用心。因为同寝女生不太好意思,太史慈的女友又临时拉来了隔壁寝的姐妹,听说是和孙策、周瑜的宿舍聚餐,女孩们跃跃欲试。


在宿舍太史慈管孙策叫哥,到了外面孙策还是管太史慈的女友叫嫂,孙策说这不是辈分问题,是礼貌问题。嫂子挑的剧本也很有水准,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离奇死亡,大少爷和二少爷为了争夺遗产各显神通。情侣两人毫无悬念地扮演老爷、夫人,而由孙策、周瑜和两个...

【策瑜】七年室友是什么样的缘分呐01

进宿舍的时候孙策抱着一箱可乐,周瑜一手拎着塑料袋一手举着雪糕。好像故意似的刚进门没几步孙策扭头说:“渴死了,给我吃一口。”周瑜十分自然地把啃了一半的雪糕就递到了孙策嘴边,被说话声吸引的甘宁转过脸看到孙策还舔了两口,一阵恶寒。


太史慈擦着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,半湿的毛巾直接给孙策盖头上:“热吗?给你凉快凉快。”


孙策用力甩掉毛巾嫌弃道:“你脏不脏啊?”


孙策给自己和周瑜开了瓶可乐,没喝几口就脱掉上衣进了卫生间。没关门,甘宁听到哗哗的水龙头声混着孙策的声音:“周瑜,来洗澡。”周瑜三两口把雪糕啃得剩一根棍,叼在嘴上就进去了。


甘宁......

【策瑜】红浪

一些武侠梗,和脑补的完全是两回事,因为太久没写东西语无伦次了

-------------------

哗啦——


松了口子的红绸袋哗哗啦啦吐出一片碎金,孙策只是瞥了一眼,满不在乎地扭过头去。瞎了一只眼的中年男人咬咬牙:“你开个价。”


孙策笑笑,像明媚的阳光穿透树梢:“四百金。”


中年男人摆手:“太贵。”


孙策倏忽影动近在男人面前咫尺,食指调皮地戳了戳他那背后早已空了的眼罩:“四百金买的不是周瑜的命,是你这只眼睛。怎么你这只眼睛,还不值四百金吗?”


中年男人恨恨道:“若不是瞎了这只眼睛,我、我……好,...

【策瑜】子不语

【14:00】

上一棒 @弦歌知雅意 

下一棒 @霹雳小奸 


孙坚的部将里有四个人,是得孙策叫一声“叔叔”的——程普、黄盖、韩当、祖茂。


孙策打小生得虎头虎脑,一张小嘴能说会道,时常哄得叔叔们心花怒放。这样的孩子,自然是受尽了宠爱的。而他们愈是宠爱,孙策就愈发大胆,上树掏鸟、下水捞鱼,挖人家的莲藕打邻居的枣,凡是黄盖能想象到的捣蛋事,孙策一件没落下,黄盖想不出来的,孙策也能想出来。所以孙策从小没少挨孙坚的打,有时打得狠了,叔叔们看不过去,抢着把孩子抱出来。孙坚说没事,这小子皮糙肉厚,越打越结实,打结实了,上战场才不怕疼。...


策瑜专场:

“绿荫铺野换新光,

薰风初昼长。”

策瑜2022劳动节48h活动预告:

5.1

【0:00】张思远儿@张思远儿 

【1:00】不忘栖@不忘栖_ 

【2:00】沄(摆烂版)@沄(摆烂版) 

【3:00】筱笙@筱筱筱筱笙(很忙) 

【4:00】要饭市民以枭@要饭市民以枭 

【5:00】徐藏行@徐藏行 

【6:00】白厸@白厸|需求看置顶

【7:00】icy苏洛洛@ICY苏洛洛 

【8:00】Chiiiii@Chiiiii 

【9:00】唐三今天吃糖...

【策瑜】蓬瀛去路长(七)

架空修仙au,依旧复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昔年西北的第一大城——阳城,二十年来历经变故,生民流散,如今不复旧日荣光。然而阳城地处西北之咽喉扼要,年年往来客商无数,亦不至于落寞。卯时城门一开,旅人鱼贯而入,城内的商贩早早准备起来,吆喝的吆喝,搬弄的搬弄,一股米香从街头飘到巷尾。孙策嗅着这股香味来到早点铺子,殷勤的老板娘一面烙饼一面招呼:“客官,快进来喝碗粥!”


铺面狭窄,仍旧摆了两排桌椅,仅留一条二尺余宽走人的道。此时铺子里正坐满了人,年轻的伙计一手一口海碗在狭窄的人缝中穿行,忽然“哎呦”一声,两只盛满白粥的海碗随着小伙前倾的身子飞了出去。旁边...

©雪酒
Powered by LOFTER
  1/21